前11个月进出口总额超4万亿美元,中国外贸明年仍面临不确定风险

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测小库    2021-01-19 09:35:23

在这个“黑天鹅”常态化的2020年,恣意一个职业、范畴乃至国家呈现“大起大落”的现象似乎并不罕见,但我国外贸却是一枝独秀,不仅逆势添加,还创下了历史新高。

从3月国内新冠疫情暴发后的订单短缺,再到下半年海外需求猛增后的运力短缺,我国的外贸企业在本年可谓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据海关总署计算,以美元计,11月份我国外贸进出口总额和出口额双双创下了自1979年有计算数据以来单月最高记载,出口增速也创下了2018年2月份以来的新高。

除了单月创下新高,我国前11个月的进出口总额也到达了4.17万亿美元,同比添加0.6%。其间出口额同比添加2.5%到达了2.31万亿美元,而4599.2亿美元的交易顺差也同比添加了23%。

此外,由于求过于供,制造业急缺工人,前11个月我国乡镇新增工作1099万人,已经完结全年目标使命的122.1%。

但在这组振奋人心的数据背后,也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开始被越来越多的我国外贸企业思考:海外疫情引发的替代效应盈利能否转化为长时间的优势?

外贸集装箱依然短缺

根据我国海关总署计算,我国出口占全球比例在2020年二季度呈现快速提高,从近三年均值的14%,快速提高至17%以上。

最新发布的11月份我国制造业收购经理指数(PMI)为52.1%,环比上升0.7%,接连9个月位于临界点以上,表明制造业康复性添加有所加快。

与此同时,物流运送方面“一箱难求”的局势也反映出下半年我国外贸的火爆程度。

据上海航运交易所计算的我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CCFI),在12月18日涨至1488.72点,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我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再创新高。(图源:上海航运交易所)

我国集装箱职业协会亦在近期发文表明,自7月以来,我国出口货量急剧上升,出口集装箱需求猛增。但同时,全球物流效率大幅降低,国际班轮铺位紧张,海运费用急速上涨。不论是海运商场仍是中欧班列,都呈现箱源紧缺、运费飙升、周转延迟的现象。

与此同时,据中港协计算,12月上旬,我国八大枢纽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同比添加3.1%。其间,外贸集装箱吞吐量同比添加4.8%,较前期加快1个百分点,呈现上升态势,但集装箱短缺现象仍未缓解。

值得注意的是,外贸总量的添加并不代表全面的回暖,本年我国外贸的添加存在更为明显的职业差异

分职业来看,我国商务部表明,与防疫相关的医护物资、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家具、运动器材等满意“宅经济”需求的产品,以及与线上办公相关的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是推高本年我国出口的主要动力,而比如服装、鞋帽等传统产品的出口“尚不尽如人意”。

对此,我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邀专家、研究员,宁波新东方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朱秋城在12月21日承受年代财经采访时表明,本年我国的外贸是“冰火两重天”,室内的“宅经济”相关工业火爆,但野外相关的工业仍是相对平平。

与此同时,我国机电产品本年在全球遭到热捧。

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在12月8日表明,“我国出口产品正在不断向价值链上游攀升。”

李兴乾指出,本年前11个月我国机电产品出口占比提高至59.3%。其间,集成电路、计算机、医疗器械等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出口强劲,增速别离达14.8%、10.7%和44.5%。”

值得一提的是,前11个月我国手机累计出口1111.6亿美元,超过同期集成电路1045.6亿美元的出口额,维持了单类产品出口额最高的地位。

未来仍面对不确定性

本年下半年外贸数据的迅速添加,是在特定历史时期呈现的非正常现象。

朱秋城以为,就像“双十一”活动完毕后,消费数据会变得平平相同,跟着疫情后经济逐步康复常态,此前快速添加的态势也大概率会冷却下来。

但替代效应盈利的冷却并不意味着企业就应该被动承受,作为一名从事跨境电商17年的传统制造业企业负责人,朱秋城指出,无论疫情是否呈现,企业都应该把自己的范畴做精做专,工业链的上游永远是最有竞争力的,而底层永远是最简单被筛选的,所以外贸企业的中心逻辑都应该是往工业链的上游去晋级。“即使面对本年下半年物流本钱的攀升,越是在工业链的上游,就越不怕这种物流本钱带来的危险。”

一个典型的事例是口罩出产:在年头疫情刚刚暴发的几个月里,口罩一时成为了“硬通货”。作为口罩的重要原材料,熔喷布价格也迅速飙升,许多从未触摸过相关医疗物资出产的中小企业也高价购置了口罩出产线,但迅速过剩的产能导致许多投机者血本无归。

关于我国外贸怎么坚持长时间优势,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商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也在12月21日承受年代财经采访时表明,“一是看我国产品的竞争力是不是满足强壮,能不能让外商‘来了就不想走’,二是看海外能不能快速摆脱疫情的影响,假如疫情继续的时间过长,海外的收购商或许就不得不调整收购方案。”

关于我国外贸未来的展望,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曾在12月16日表明,尽管疫苗的推出或许会减少全球对我国抗疫物资和设备的需求,但跟着欧美国家疫苗得到更广泛地使用,消费的康复性添加将有利于我国出口的全面性添加,因此会抵消由于防疫产品需求下降带来的负面影响。

但对此,白明提醒道,“我国外贸的未来还面对着比如交易保护主义等很多的不确定性,就算‘宅经济’工业现在火爆,笔记本电脑等电子产品的需求或许也会相对稳定,但其间家具、小家电等品类仍是很简单遭到海外疫情操控程度的影响。”

新式商场与跨境电商

除了工业链晋级的中心逻辑,朱秋城还高度看好新式商场跨境电商。他对本年年底正式签署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同伴关系协议》)充满信心:“该区域内的关税壁垒将有或许大幅减少,在未来的低关税和政策盈利下,比较于欧美,东南亚才是蓝海,而且东盟国家和我国广东、江浙的制造业有着高度的互补性。”

本年前11个月,在我国前三大交易同伴中,我国与东盟的交易额添加最多,继续同比添加5.6%到达6095.8亿美元,占我国对外交易总值比重14.6%。其间,我国向东盟出口达3406.2亿美元,同比添加5.8%。

据朱秋城介绍,他自己的企业本年在欧美商场的销售额一向有着很大的动摇,但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却一向坚持着继续添加。

与此同时,近期英国新冠病毒变异的消息引发了全欧洲的恐慌,在海外疫情长时间继续的背景下,海外居民消费向线上大幅转移。本年美国的传统线下购物节“黑色星期五”几乎全部转型线上,亚马逊、ebay等电商平台迎来了爆发式的添加,这对国内传统外贸企业来说也是一个转型新风口。

除了国内的阿里巴巴,亚马逊在12月14日也宣布了方案重点支撑我国外贸企业加快线上事务模式转型。

此外,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跨境电商似乎总是和出口绑定在一起,但朱秋城指出,”跨境电商在进口方面的潜力也很大,跟着RECP关税壁垒的消失,我国未来或许可以低价进口大量的日本电子产品,而跨境电商也将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新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