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验货| 我国港口连破吞吐量记载,外贸已全面复苏?

来源:21世纪经济新闻       2020-12-17 04:55:48

“盐田港(6.350, -0.08, -1.24%)平均2.4秒处理一个标准箱,每4个多小时就有一条船开往美国,本年码头吞吐量将创下建港20年来的记载。”

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董事总司理林庆文介绍,美国从我国进口的每四个集装箱中就有一个来自深圳盐田港,而该港本年已连续两个月改写全球单一码头吞吐量纪录。

作为全球第一大集装箱港,上海港也于本年7月和10月连续改写集装箱吞吐量的月度前史纪录。我国港口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我国八大纽带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加11.1%,增速创本年新高。

与此同时,一场前所未有的“货柜荒”正在席卷全国,成为困扰外贸人的“当务之急”,在此背面,我国外贸是否已全面复苏?

从微观数据看,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海关总署12月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1月份我国外贸进出口4607.2亿美元,增加13.6%。其间,出口2680.7亿美元,增加21.1%;进口1926.5亿美元,增加4.5%。11月的进出口总值和出口值双双创下了1979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单月最高记载,剔除时节要素,11月的出口增速也创下了近9年来的新高。前11个月的我国进出口规划也创下了前史同期新高。

这大幅超出了年头的预期,彼时受疫情冲击,许多订单撤销,外贸商场哀鸿遍野。但是进入下半年后,剧情迅速反转:许多外贸工厂订单激增,爆单、爆舱、缺柜、加班、扩招等消息不绝于耳。

这一方面是因为疫情中各国经济复苏并不同步:我国在控制住疫情之后迅速实现了复工复产,而不少其他国家疫情不断反复,近来更有加快反弹的预兆,部分国家工厂被逼停产,生产链呈现开裂,这些国家的商场供应只能通过进口来解决,国际商场对我国买卖的依赖度有所加强。

在此过程中,全球制造业有向我国回流的趋势,比方印度、孟加拉、越南等国家的部分外贸订单正在向我国搬运。

另一方面,疫情以来,各国刺激经济的行动也并不相同:欧美更多侧重于刺激消费端,而我国更重视供给端的复工复产和产业链的完好。

因此,疫情之中,欧美国家顾客的收入水平并未明显下降,受疫情影响,海外顾客虽大幅降低了旅游等服务消费,但却加大了装修房子,替换家具、家电等方面的实物消费。

与此对应的是,近期我国出口的建材家具、家电等增加迅猛。作为最早扛过疫情、康复正常生产的国家,我国凭借完好的国内供应链和巨大的制造业规划,快速呼应海外的消费需求,带来了出口的激增。

此外,近期创下前史记载的外贸出口也有传统的时节性要素。临近圣诞、新年,国外的会集收购需求提前备货,这是我国出口的旺季,本年也不例外。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正在使我国外贸的产品结构、买卖方式结构发生了深入的重构。

正如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商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所言,疫情之后的我国外贸复苏并非全职业的整体复苏,而是存在明显的职业分化。

其间,口罩、呼吸机等防疫物资,家具家电、健身器材等居家产品,以及与线上转型相关的电子产品出口表现最为微弱。

据海关总署统计,本年前三季度,我国出口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家电等“宅经济”产品8808亿元,增加17.8%,拉动出口增加1.1个百分点。我国出口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医疗器械、药品合计1.04万亿元,增加36.5%,拉动出口增加了2.2个百分点。

东莞市佳睦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事务主管Helen Feng介绍,由于许多餐馆停摆,这家以打包盒为主要出口产品的公司在4月前遭遇了重挫,不过该公司迅速调整了生产线,改产防护面罩,后者在其出口总额中的比重已达到40%。

“本年咱们的外贸应该能做到八九千万,实现正增加,但假如没有出口防疫物资的话,咱们的传统事务可能会呈现大幅下滑。”

Helen Feng指出,疫情发生后,外贸的职业分化十分明显。“在东莞这边,原来做服装、鞋子、女包等职业的工厂,现在根本上都是停业的状况;但是,做防疫物资、家具、自行车、3D打印机的工厂订单却呈现了暴增,他们的排产十分繁忙。”

张家港市科恩机械有限公司负责人谢华对此深有同感,她表明,长三角许多家具家电、日子日用品的出口订单增加迅猛,但她所在的这家以塑料挤出机为主要产品的公司本年的外贸订单乃至不及从前一半。

她以为,这是因为疫情打断了传统的买卖流程,比方,在机械职业,海外客户都需求到现场看设备才能下单,本年客户过不来,订单自然滑坡。“日子日用品等产品不需求现场看货,许多只需求一个样品,乃至在线上就能完成买卖。”

疫情也加快了我国外贸向线上迁移。疫情之下,我国连续两届广交会都在线上举行,而无论是B2B、还是B2C,多个跨境电商平台都呈现了翻番式增加。

漳州一家日用品公司销售司理刘华以为,现在愈演愈烈的“货柜荒”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电商出口的暴增。

她表明,传统的出口物流需求是根本稳定的,最大的变量便是电商出口,“本年许多工厂转向线上,这带来了很大的商场增量,从前能接10万单的工厂转到线上很可能接到了20万单,现在咱们公司电商订单在整个外贸订单中的比重已接近80%,线上订单比预期的要多得多,但商场上柜子却没预备这么多。”

货柜荒”终将过去,而摆在我国外贸面前的一个问题是,如此景气量能持续多久?

短期看,当前海外消费品库存仍处低位,国外产能不足的矛盾依然突出,由于基数问题,高速增加的我国外贸有望继续高歌猛进,并有可能在下一年一季度创下更高的增速。

而从中长期看,我国外贸终将逐步回归至一个正常区间。未来的外贸景气量一方面取决于外部需求的强弱,国外货币松紧、工作收入等要素至关重要;另一方面则取决于全球产业链的复苏情况,无论从哪方面看,仍在延伸的疫情都是最大的不确定性。

对我国而言,本年外贸的反转与扩张既非新近所预料到的,也非自动寻求的结果。我国已连续多年未设置外贸详细的增加数字方针,而代之以“提质增效”的要求,而后者,仍是一个负重致远的方针。